皇冠免费开户

相声大全网gdgxs.com2017-08-08 01:12:08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些班型根据不同学生的需求报名情况都非常不错,一位高三的同学向记者介绍:“我们一个同学成绩不太好,考前几天就全天都出去补课了。”当北青报记者以即将升入高三的学生家长身份咨询高三辅导课程,一家连锁高考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需要赶紧报名了,不然好的“一对一”老师在高考结束后很快就预约出去了,到时候再报名就没有好老师了。

  “一对一”受热捧 最后冲刺投入超10万

  “我就高三上了两门一对一辅导课程,其他都是大班上课,就这样还花了超过15万,在我们班花15万都不算多的。”一位高三考生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在最后高考冲刺阶段,他们班多数同学都报了“一对一”,而这种课外辅导班价格不菲。

  北青报记者咨询了一家人气较高的高考连锁培训机构一对一辅导课程收费,该机构表示,一对一辅导老师的价格要根据老师的经验多少来定价,“我们的老师一般在一节课400元到1000元左右不等。但是一般的学生请400元到500元的老师就够了,1000元一节课的老师都是特级教师级别的。”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的高考辅导课程一节课的收费最低也在300元左右。

  近年来,参加高考前的“一对一”冲刺辅导,已经成为备考前的一种新风尚,即使价格不菲也难挡人气。“最后两周,我们班有半个班同学都不在学校复习了,都在外面上一对一,我知道最多的有一天上六个小时的。”东城区一名高三考生说。高考冲刺前“一对一”的火热,连非高三年级的学生都有所体会。“我们这几天根本约不到好的一对一老师,全在给高三考生冲刺辅导,我们的时间都得排到周二之后。”八一学校一位高一学生表示。

  调查

  课外班12年花费35万至60万

  对于培训机构、课外辅导的“依赖”和热衷,对不少家庭而言绝不仅仅是高考前的这一短时间投入,只是在高考前这一投入可能达到了最大化。从小学的特长兴趣班开始,到初高中的文化课补习,再到“一对一”高阶辅导,不少家庭的“教育账本”里都不会少了课外辅导这一块,甚至账目惊人,少则十多万,多则达上百万。

  北青报记者对来自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八一学校、101中学、交大附中、育英中学等十余所海淀学校的100名高中生做了一次随机的访问,这些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上过各式各样的课外辅导班。其中32.2%的学生年均课外班花费在1万-3万左右,这一水平最为普遍。年均花销在5万元以上的最少,但这类学生也达到了18.9%。同时,年均花销在1万以下的同学占到28%,每年平均花销在3万到5万之间的占20.4%。

  “学校基本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除了高中学费和孩子的餐费,这些到高三也花不到几万块钱,主要的教育投入都是用在上课外辅导班了,这才是一笔大投入,一年几万块是逃不掉的。”西城一位高三考生家长表示。

  北青报记者按照调查结果进行推算,一名同学从小学一年级至高三共12年之间用在课外辅导班上的最高费用超过60万。如果每年花费在1万-3万左右,12年间上辅导班的平均费用也达到12万到36万之间。如果年均花费在3万到5万之间,那么12年间的平均花费也将达到36万到60万。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初三高三花费达到“峰值”

  面对课外辅导班的花费,北青报记者发现初三、高三年级的课外辅导班花费普遍会达到“峰值”。东城区一位高三的学生说:“初一、初二、高一、高二我都上的是普通班,虽然是全科,但是花费也不是很多,但是进入初三、高三我爸妈都会对我相对比较弱的英语和化学报一对一辅导课,就为了再冲刺一下,这样的话每节课都是800块左右,这成本一下子就上去了。”“都到最后了,也是最关键的时刻,当然不会不舍得花这笔钱了。”一位高三考生家长向北青报记者透露,虽然女儿成绩很优异,但为了最后阶段能冲刺到更高的分数,两个月已花近20万用于“一对一”。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为提分家长投入重金和时间

  早晨7点40分送大女儿上数学一对一高三冲刺班,紧接着回家照顾小女儿,11点45分出门前往培训机构接大女儿,12点10分接上大女儿送其到学校,回家路上给小女儿买速食,下午1点半左右接着出门,送小女儿上美国私教英语一对一课程,送完小女儿后马上赶回大女儿学校接其放学回家,回家路上买全家晚上吃的吉野家快餐数份,再把大女儿送回家后,返回外教培训机构接小女儿,再将其送往晚上的语文小班课培训机构,回家小憩一会儿,晚上8点再出门接小女儿回家。第二天,7点40分接着送大女儿上数学一对一高三冲刺班……

  这是高三考生家长吴女士每个周末的固定行程,为了大小女儿上课外辅导班,每到周末她都忙得像赶集一样。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这一像赶集似的课外辅导行程,吴女士家庭绝不是一种例外,甚至有些普遍,多数家长为了能够提分都会不惜重金和耗费大量时间陪孩子参加辅导班。

  像多数家长一样,吴女士也坚信,教育是最好的投资,“只要孩子能提高一分,我们就愿意投入。”据了解,由于两个女儿都上的是一对一辅导,为了让单价更实惠,就需要买入大量的课时,总的成本也因此变大,每个女儿每一期课程都需要五六万的投入。吴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上学期,已是高三毕业生的大女儿成绩进到班里前三,这就是她对于为何长期带孩子上课外辅导班的解释,“成绩确实有进步,所有的投入都是值得的。”

  另一位东城区重点高中高三的学生也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只要能提高分数,我爸妈在我上辅导班这件事情上一点都不会含糊。”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有学生反思“未必真的好”

  “我是极讨厌一对一的。”也有部分学生对于高考前这一冲刺方式并不能接受,101中学高三考生胡同学解释说,“我们这时候作业多,一周休息一天,有的人还有几小时的一对一,学校作业都写不完,还要写一对一作业,真的很累,效率也不高。”由于父母看到听说“一对一”效果好,并看到很多同学报一对一冲刺,怕胡同学落于人后,因此“逼”着她上一对一课程,但上过两次课后,胡同学就难以忍受,决定放弃这个课程。

  她认为,“一对一”浪费时间、金钱,反而给学校的学习带来负面影响。“很多人报了一对一,是觉得有些内容在学校没听明白,但一对一反而让大家可能错过更重点的学校学习,毕竟学校老师比一对一老师要了解高考得多。我之前上的那几节一对一,一周内我要忍着不问老师问题,不然一对一就没问题可问了,太难受了。”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上英语课外班,初高中语文、物理、化学等学科也分别有过课外辅导经历,现为西城顶尖中学实验班高三生的王同学,成绩一直不错,由于是名理科竞赛型学生,过去的课外辅导经历,文科确为补短,理科则全是为提前完成高阶的学习。高考前,王同学对于过去课外班给自己打下的学习“烙印”和影响,有了一些反思。

  “现在回头看,我过去上的那些课外班,真的未必是好事。”王同学分析说,“课外班相当于剧透,把做题技巧和结论先告诉了我们。等到课内老师上课再讲结论的来源的时候,我们真的就听不进去了,因为满脑子只有错综在一起的结论,可现在高考就爱考‘结论的来源’。所以到最后时刻,觉得效果很糟。”

  不只是王同学有这样的感受,不少和他有过类似课外辅导经历的同学也和他交流过同样的想法,“这么多年课内外的学习,我们都明显能感觉到课外班太‘实用主义’了,过度注重结论和做题技巧,因此许多知识是碎片化的,没法在学校老师指导下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不了解知识的来龙去脉,因为被课外老师提前给的结论省去了。”

  课外辅导对于学校课堂的学习影响,也是王同学高考前的一大反思,“课上效果确实降低了。重复的内容不想再听,导致错过很多精华。但事实上老师们设计的引导我们思考的问题,全都无用了。”

  即使是一名竞赛型学生,但让王同学高考备考时感到力不从心的是,在这种课外辅导的长期培养下,变成“只会做已有的题,没出现过的新题不好说”。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图示制作/陈波

  家庭样本

  46万“教育投入”全用于课外班

  就读于某重点中学的高三学生关童(化名),从幼儿园到高三,几乎每个学龄阶段都在上课外辅导班。高考前夕,他们家12年的“教育账本”总计超过46万元。

  专家观点

  依赖课外辅导学生易后劲不足

  已带过10届高三毕业生,今年仍是高三应届班主任的罗老师告诉北青报记者:“到高三一个家庭给孩子上课外辅导班花五六十万,这都算少的,好多能花到上百万。还有个别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父母甚至愿意把大部分工资用于给孩子上课外班,就剩点伙食费。”

  基于多年的观察和分析,罗老师承认,虽然培训机构的老师良莠不齐,但是比起学校,课外辅导机构最大的优势是,能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外面的知识和教法不一定比学校有优势,但一对一的特点是个性化定制,而学校是普适化教学,做不到对每一位学生的认知先后、思考深度、思维习惯都一一关照。”对于课外教育投入越来越成为一种趋势,罗老师表示,“课上听得一知半解,有些学生课后就会找辅导老师进行知识的确认。毕竟有些学科,一个老师带三个班级,不可能对所有学生‘一对一’长时间辅导。”

  但是,对课外辅导形成依赖的学生,在不少老师看来,也会产生明显的问题,“一个孩子有没有在外上课外辅导,我们只要教过几节课后就会知道。因为辅导班可以教给他们各种解题的‘套路’,但这样的依赖往往容易让学生丧失更宝贵的学习习惯和思考推理能力。”

  “我们老师中间经常会发现,有通过课外辅导冲刺中考考上高分进来的孩子,但是高中上一阵就跟不上了,因为他们往往只会解见过的题,没有形成真正好的学习习惯和思维,后劲不足会很明显,这样他们又得继续上课外辅导班,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只能源源不断增加‘教育投入’。”罗老师表示,只有发现学生因课外辅导班,在学校上课期间睡觉,或已经带来不好的影响时,老师们才会进行提醒。“眼睛都睁不开了,这种课后的精力消耗和疲劳,最终不会带来好的学习效果。”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特别感谢:学通社海淀分社

  “我和你的个人关系要比我和弗林的关系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如是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说。在NBC4日晚播出的访谈中,普京对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所有说法予以否认,包括其与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有过接触的说法。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5日,俄罗斯圣彼得堡,俄罗斯总统普京陪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参观Diakon厂后,就俄飞机坠入黑海发表声明,他宣布12月26日为全国哀悼日。

  NBC资深女主播梅根·凯利本月1日赴圣彼得堡对普京做了专访。访谈中,普京否认与已辞职的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有过任何接触,后者是美国各机构目前调查特朗普团队“通俄”的关键人物。此前,弗林被认为与俄罗斯“过从甚密”的证据之一,是2015年12月10日其在莫斯科出席“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一场活动时与普京毗邻而坐的照片。当时这位退役陆军将军是特朗普的顾问。

  普京对凯利说,与弗林见面是在一场例行的晚宴。“我到场致词。然后我们闲谈了几句,我就起身离开了。后来才有人跟我说,‘您知道吗,有位美国男士牵扯到一些事情,他曾任职安全部门。’”普京说,“就是这样,我甚至没真正和他聊过,我对弗林先生所知仅止于此。” 普京还对凯利开玩笑说:“我和你的个人关系要比我和弗林的关系近。我和你昨天见过,今天合作了一天,现在我们又见面了……弗林被开除了,照此逻辑,你应该被抓起来去坐牢。”

  对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寻求跟莫斯科建立“秘密联络渠道”一事,普京也表示一无所知。《华盛顿邮报》上月报道称,担任白宫高级顾问的库什纳早在岳父特朗普上任前,已寻求通过俄驻美使馆与莫斯科建立“秘密联络渠道”。对此普京表示,“我不知道这个提议。如果有,我的外长早就告诉我了”。他说:“对我来说,这是件有趣的事。你们无中生有地制造‘轰动新闻’,又拿着这个‘轰动新闻’当武器对付你们的现任总统……你们真是天才。”

  当被问及是否掌握任何可伤害特朗普的黑材料时,普京坚决否认,称这 “又是一堆废话”。“你相信我们会整美国商界代表的黑材料?你们美国媒体是不是已经失去理智?”普京表示,他本人从未会晤过特朗普。每年有成百上千的美国商界高管来到莫斯科,他很少见这些人。特朗普在进入政坛之前是一位商界巨头。普京说,他不清楚俄罗斯驻美国大使基斯利亚克是否在去年11月美国大选前与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有过接触,“我老实告诉你”,普京对凯利说:“你认为俄罗斯驻世界各国的大使每天都会向我汇报他们和谁吃了饭以及和谁会过面吗?”

  普京再次否认克里姆林宫通过黑客攻击民主党的电子邮件系统以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他说,黑客可能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地方,能够很巧妙地嫁祸于俄罗斯。普京还表示,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毫无意义,因为不论谁当美国总统,俄罗斯人都知道从一位美国领导人那里会得到什么。

  对于美国情报界得出的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结论,普京反驳说:“你把手指放在世界地图的任何地方,都能听到那里关于美国官员干涉当地大选的抱怨。”凯利追问,这听起来像是他在为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寻找正当性。普京对此提出异议,称“这不是找理由,是在陈述事实”。

  负责采访普京的梅根·凯利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新闻女主播之一。2015年8月,凯利主持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参选人辩论时,就特朗普此前颇具性别歧视色彩的言论向后者提问,成为美国舆论关注的焦点。2017年1月,凯利从福克斯电视台跳槽到NBC。上周末她正式开工,首秀就是采访俄罗斯总统普京。采访中,凯利延续犀利的风格,直接对普京的解释提出质疑。不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称,这段采访很有戏剧性,但是没有多少新闻点。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称,在普京对美国指责的反驳中,可以发现他对美国及其行为的憎恶。访谈最后,凯利问及俄罗斯的腐败以及“压制异见人士”等问题,引发普京不满。普京说:“你们凭什么有资格问我们这样的问题?是为了道德说教,教育我们怎么生活?我们准备听取建设性的评论,营造共享氛围。但我们绝对不接受人权、腐败等被用作政治冲突的工具”。【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朋辉 任重】

  明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将拉开帷幕。在考生们最后冲刺的同时,家长们也忙里忙外张罗着考生们的衣食住行。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高考房”的预订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尤其像中关村这样考点密集的区域,以及广渠门这样容易形成拥堵的区域,酒店房间在半个月前就已经订完,甚至整个酒店都被考生预订。

  酒店住客均为高考考生

  “我们酒店6月6日到8日这几天,一个楼全是高考的考生,就没有其他客人。”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以考生家长身份询问位于中关村南路的太阳谷宾馆“高考房”预订情况,前台工作人员表示,高考期间宾馆所有的住户全部是考生及家长,已经变成“高考酒店”。“你要订的话赶快确定,否则就订不上了。”前台工作人员说,截至当日,这个三层楼的酒店就只剩下两个房间。

  北大附中、清华附中、中关村中学、八一中学……中关村地区考点集中,酒店房间因此格外抢手。美家精品公寓式酒店位于北大附中考点附近,6月3日北青报记者咨询酒店预订情况,工作人员表示,酒店还有房间,但需要到现场排队订房。当北青报记者询问如何保证能有房时,工作人员称:“先到先得,你6月6日早上10点之前来排队,晚一点来就不能保证还有房间了。”

  酒店为考生提供“高考服务”

  除了预订的火爆,为抓住“高考经济”,各酒店也是下足了功夫,推出了许多针对性服务,如暂停商务接待、延迟退房、错峰打扫、安排相对独立安静的房间、免费早餐等服务。

  在采访中,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不少酒店在高考的6月7日和8日这两天,将退房时间由原来的14点延迟到15点,等下午的考试开考后再退房,以方便考生午休。

  中高档房间更受家长欢迎

  在订到房间的基础上,家长们还对“高考房”的环境有一定要求。北青报记者发现,相比二三百元一天的快捷酒店,价位在每天600元至1000元的房型更受欢迎。而价格普遍在1000元以上的大套房的预订情况也很火热。位于东城区汇文中学考点附近的黄河京都大酒店的工作人员表示,酒店各类型的房间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订出去一大半,“现在不光普通间没有了,就连一天1198元、998元、798元的各等级套间也早都订出去了”。

  “好房不便宜。”高三考生家长小志的爸爸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自己订“高考房”的标准是,可步行到考场,房间里透气通风,尤其要隔音效果好。“这些条件都满足的酒店,房价都不会低”。

  文/本报记者 雷若彤

  本报讯(记者 李泽伟)市纪委昨天公布,市高院等12家单位公布了各自的巡视整改情况,多家法院明确每年公职人员因私出国比例上限;市高院要求退休和辞去公职的人员在办理相关手续时写出保证书,保证不从事违反相关规定的活动,每晚9点前将公车停放在机关院内;市总工会服务窗口分步骤推行错时上下班服务职工;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约谈未经报备运行公号公职人员。

  法院明确每年公职人员因私出国比例上限

  对干部的管理工作是各家单位整改的重点之一,市总工会针对“因私出国(境)证件未做到应管尽管”问题进行整改,对未经审批出国(境)的7名同志,于2015年7月27日责成本人提交书面检查,进行深刻检讨反省。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