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注册

相声大全网2017-08-08 02:52:36

  房车将被暂时放置在

  昌平一停车场

  11月27日下午,在房车间的过道上,锐来客汽车俱乐部有限公司的贺姓负责人拿着本子在挨家挨户通知,不时有房车住户团团围住贺总要求给一个说法。他告诉住户,有关部门和公司会调车来把营地的房车拖走,“三天之内必须清走。”

  面对住户对于房车如何安置的提问,贺总称,接下来有关部门会将营地上所有的房车拖至昌平区阳坊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内,至于是哪个停车场他还不清楚,等了解后会告知住户具体的地址。

  贺总称,把房车拖到指定的停车场后,会将这些房车存放起来,而且有人帮忙看管,而后续如停车费等问题要等到房车挪走存放之后再进行协商。

  而住户已缴纳的剩余水电费,贺总表示可以找专门负责水电费的物业负责人退还。

  随后,北青报记者以房车住户的身份来到百旺种植园的一间办公室。据贺总介绍,正对着门坐着的男士是种植园的负责人李总。李总称,之所以昨天暂时断水断电,是因为房车营地目前正在拆除供电设备,“不把电断了,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在办公室里,北青报记者看到了一份种植园和锐来客汽车俱乐部有限公司签订的菜地认养合同。种植园负责人李总称,锐来客公司和他们签的是菜地认养协议,“上面没有提到一个车字,要是想继续在这片地上种东西没问题,只要把车挪开就行了。”此时,旁边另外一名种植园的工作人员补充道:“这里的房车变成车房,它改变土地性质了,这是最大的问题。”

  律师观点

  房车长期固定涉嫌违建

  公司应退还部分费用

  在营地70余辆房车中,常住用户超过30户,住户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自己住了三四年的房车突然被定义为“违法建筑”比较难以接受。对此,北青报记者咨询了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常莎表示,房车属于动产,与我国法律规定的不动产建筑物,性质上有区别,本身并不属于违建。但“如果房车已经失去车辆本身可以移动的属性,被长期固定在某处,则有可能被认定为违建”。

  在房车营地,百旺苑园区工作人员曾表示房车公司安放房车之举属于改变了土地性质。

  此前采访中,住户曾向北青报记者提供了房车买卖合同和菜地认养协议,而对于此次园区限令住户期限内搬离,常莎律师认为,房车买卖及菜地认养本身都属于合法有效的合同关系。“但如果合同双方,打着房车买卖及菜地认养的名义,实际进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房车长期停放居住行为,则住户与公司间的合同,因涉嫌以合法手段掩盖非法目的而无效。”而在合同无效的情况下,常莎认为,双方应当恢复至合同签订前的状态,“公司应扣除实际已发生费用后,退还住户交纳的相关费用,住户也应将房车退还给公司。如住户不愿退还车辆,公司在退还费用时可将车辆费用扣除。”

  有住户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后续将通过法律程序维护自身权益,常莎表示,住户与房车公司间的合同实际上违反了法律法规,合同目的已无法实现。住户可以通过协商、诉讼等手段要求房车企业退还已支付但尚未发生的费用。

  (文中张娜、张典、蒋清莲均为化名)

  文/本报记者 郭琳琳 黄筱菁

  摄影/本报记者 郭琳琳

网络截图

  近日,支付宝新上线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的社交圈子功能,部分用户上传大尺度照片,网友认为照片或涉嫌低俗,质疑支付宝有炒作之嫌。支付宝方面昨天表示,目前圈子处于测试中,对于发布含有色情等违规言论的行为,圈子管理员有权删除其动态,对账号做禁言,甚至拉黑账号。

  >>事件

  大尺度照片被指低俗

  据记者了解,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都是支付宝在上周新上线的两款带有社交属性的产品,此外新上的还有海外代购等社交圈。校园日记的规则介绍发布于11月24日晚,规则显示只有女大学生才可发布动态,其他用户可点赞和打赏,而只有女大学生和芝麻信用分大于等于750分的用户才可评论。白领日记圈子的规则发布于11月25日晚,同样显示为只有白领女士可以发布动态,称可聊职场经历及记录生活瞬间,而只有白领女士和芝麻信用分大于等于750分的用户才可评论。

  圈子动态显示,除去一些自拍照和生活照外,有女孩则直接发文要征男友,并附上自拍。这些照片下方可看到点赞、评论和打赏的人数。此外,还有一些衣着裸露求打赏的女孩,上传露胸及其他暴露隐私部位或做出挑逗姿势的大尺度照片,有的所带文字字眼暧昧。网友直呼这些照片尺度较大,或涉嫌低俗,有炒作营销的嫌疑,有网友评论“社交不是变相约炮”。还有网友质疑,一些女孩为了获得打赏,故意发布大尺度照片,打色情的擦边球。

  截至昨晚10时,支付宝页面显示,已有670万人看过校园日记圈子,587万人看到白领日记圈子,且浏览人数在迅速增长。

  这些圈子发布的严惩规则显示,在圈子发布含有猥亵、色情、人身攻击等非法或侵权言论,或明显广告信息等违规言论的行为,发表谩骂、包含人身攻击的动态,圈子管理员有权删除其动态,对账号做禁言,甚至拉黑账号处理。

  >>回应

  支付宝称违规内容将删除

  支付宝方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圈子是支付宝和合作伙伴一起在社群上启动的一次尝试,目前还处于灰度测试之中。该工作人员表示,圈子主要分为公开型和封闭型两大类:前者在支付宝里搜索就能进入,后者是必须要收到邀请才可以。目前上线的圈子主要有健身、游戏、理财、母婴、宠物、数码等类型,未来还会逐渐扩大品类。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之所以要启动类似圈子的尝试,是因为在中国一直没有一个特别适合社群运营的产品形态,并且社群圈子也一直缺少一个让人和人之间建立信任的介质,“我们认为支付宝的实名和信用体系有着天然的优势,并且基于对4.5亿用户的画像能够更加精准地聚拢有相同爱好、共同需求的人”。

  支付宝方面称,未来“圈子”会是一个开放平台,支付宝也会开放更多的基础能力给到合作伙伴,让更多的社群运营者一起来尝试和探索,打造基于实名信用的同类人互动共享社群,给用户更有归属感的体验。

  支付宝方面称,在支付宝“圈子”内,对于发布含有色情、人身攻击、明显广告信息等违规言论的行为,圈子管理员有权删除其动态,对账号做禁言,甚至拉黑账号处理。目前圈子会根据类型控制加入门槛,甚至分享和评论权限。支付宝的合作伙伴的管理团队,也会针对一些不合规范的照片进行严格处理。

  京华时报记者樊瑞施志军

  京华时报讯(记者张淑玲)谎称自己是中央某部委官员,可以帮忙拿到煤矿采矿权,今年51岁的徐某分3次收取段先生办事费120万元。记者昨日获悉,徐某因犯诈骗罪被朝阳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朝阳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1月至8月,徐某在朝阳区名人酒店等地,以能够帮拿煤矿采矿权为由,先后骗取段先生120万元。

  “他说他是中央部委的,能帮忙批矿,我以为该部委的权力大,对他深信不疑。”被害人段先生在接受公安询问时证称,他是在2009年10月经人介绍认识徐某的,徐某自称是中央某部机关服务局副局级领导,还是北京一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数码公司)总经理。最初,徐某告诉他,从该部带了技术和专家回其家乡做贡献,想投资21亿建设重金属吸附材料项目。

  段先生称,2010年1月10日,徐某找他,想让段先生投资,“我自己是做煤矿的,不懂重金属吸附材料项目。但徐某称他与该部领导及陕西省领导都有关系,可以帮我搞煤矿。我信以为真,我说只要他能帮我搞到煤矿,我可在重金属吸附材料项目上投一些也无所谓。”

  后来,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段先生请徐某帮忙向陕西省政府和国家能源委申请,帮忙拿下陕北侏罗纪煤田榆神矿区曹家滩井田的采矿权,“徐某说让我给他500万元,他有关系,保证5个月给我办到采矿证。”2010年4、6、8月,段先生分3次给徐某转账50万元、50万元和20万元。

  之后段先生多次向徐某打听事情进展,徐某却一直以“项目正在争取”、“有关情况需要保密”等借口推诿。直至2013年10月,段先生听说该井田开采经营权已被陕煤集团取得,“我多方打听,才得知徐某收了钱没办事,并且他也不是某部委机关服务局领导。”

  多名证人证言显示,徐某并非某部委人员,其所称的重金属吸附材料项目,也因资金不到位没有开展。

  但徐某并不认罪,他在公安机关讯问及当庭供述中均辩称没说过自己是某部领导,段先生也没跟自己提过办煤矿经营权的事。段先生汇给他的120万元,是给他的劳务费及他垫付的钱,以及段先生承诺给他买车的钱。但证据显示,徐某亲笔修改过段先生申请该煤矿采矿权的报告。

  最终,朝阳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徐某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罚款1.1万元,并责令徐某退赔120万元。

北京晨报记者暗访木樨园手机市场 发现二手手机回收极其不规范

  近来多名市民反映,苹果手机丢失后定位大多显示为木樨园附近,短暂几日停留后便离京出现在外地,此后再无音信。近日北京晨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木樨园绝大部分商户回收二手手机不问来源,不问卖家身份信息,完全根据手机能够顺利登录苹果账号开价,即便卖家不知账户密码,他们也会把手机按零件“拆件”收购。据了解,二手手机在法律上属于旧货,应遵照《旧货流通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收购,对于手机的来源和去向都需要进行详细的登记。

  丢失手机 离京前定位木樨园

  日前,市民孙女士的苹果手机在望京地铁站附近被偷,她立即使用找回功能锁定了手机。几天后,孙女士接到一封显示由“苹果公司”发来的邮件,提示她立即定位锁定丢失手机,她立即按其提示填写了手机ID和密码等内容,但邮件寄出后石沉大海,再无回复。孙女士告诉记者,她第二天看到手机的定位还在“木樨园”附近,第三天就显示手机出现在深圳,此后就没了踪影。孙女士怀疑,她的手机被盗后,小偷把手机拿到木樨园“销赃”,“我的手机已经上锁,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法把手机开锁了,我都怀疑那封邮件是‘钓鱼’的,就为窃取我的信息”。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多名市民吐槽称,手机丢失后,能定位的最后一个位置就是木樨园。柳先生的遭遇更是神奇,他在宋家庄地铁附近丢手机后,听朋友说起“现在很多‘黑手机’都在木樨园交易”的说法后,就去那里“碰运气”,竟然真的看到了自己的苹果5手机,最终花费2000元把它赎了回来。

  回收手机 不需发票信息登记

  近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木樨园桥附近的手机维修一条街,这里有百余家手机店铺,多从事手机维修、二手手机交易。在一些手机城门口,还有许多人并无固定单位,举着“高价回收手机”牌子在街头招揽生意。

  在一处手机维修中心,记者还没上楼就被一举牌女子拦了下来,热情招呼道:“修手机还是卖手机?我们高价回收啊!”当记者拿出来一部iPhone 5s后,女子一把抓了过去,“卖还是修呀?我看看。”记者询问,“这是我捡的手机,没有开机密码,你这儿收吗?”女子仔细端详了手机屏幕后,坦言:“当然收啊,你打算卖多少?不过现在5s卖不上价钱,你又不知道密码,也就200元钱吧。”

  “手机没有收据或发票,我也没带身份证,你们这也能收?”面对记者质疑,女子不以为然道:“我们什么都收,没发票的也收,每天十多个手机我都收了,要什么身份证啊?”记者追问:“你不怕我这手机是偷的啊?”女子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卖不卖?”看见记者没有再询价的意思,女子转身去寻找下一个顾客。

  随后记者走访多个在街上摆摊回收手机的小贩,并无一人询问手机来源,更没有涉及登记买家个人信息的要求。同时,他们出售的二手手机也没有发票,其中一部三星手机中还赫然登录着一个三星账户。

  买卖诀窍 账户密码成砍价筹码

  在手机维修城内,记者随机凑到一家维修摊位前,向摊主称手机是捡来的,没有密码,询问是否可以出售。“我不管你手机怎么来的,只要能用,我们这儿就收。”摊主眼皮都没抬,甩出这一句。他称,这条街上回收旧手机的同行太多,生意不好做,有时一整天也收不着一部,但运气好的时候就能收到几十部,“来卖手机的有一个算一个,不知道密码都说是捡来的,我们也不问那么多,只管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摊主称,一般丢失的手机都被上了锁,他们可以通过软件将开机密码刷没,但如果是苹果或三星手机,就需要苹果账号或三星账号的密码才能打开丢失锁。“如果这手机没上锁,那就是你走运,可以卖个好价钱。要是上锁了,那只能按照手机零件卖了。像这部iPhone 5s,没有锁卖1500元,有锁就卖300元。”摊主称,如果没有账户ID和密码,手机就是个砖头。“那些告诉你能刷机的都是骗人的”。

  至于二手手机的去向,摊主坦言:“当然是卖了,或者给外地那些手机市场拆件用了。”他称,“很大一部分的手机都去做翻新机了,能卖个不错的价钱。”他说,现在木樨园的大部分手机都会卖给深圳的手机市场,“有锁的手机每部转卖能挣个三五十元吧”。

  在北京反扒民警的官方微博中,记者看到不少北京市民的手机被盗后出售到外地的案例。其中多个案例中被盗手机都被销往深圳。而被反扒民警抓住的小偷招认,他们的手机大部分走向深圳。

  此外,记者走访中发现,这些手机回收店,还将生意做到了网上二手销售平台。虽然标注了没有发票,但因为价格便宜,询问的买家也不在少数。

  ■法律规定

  旧货超过100元

  应详记来源去向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二手手机在法律上属于旧货,应遵照《旧货流通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进行收购活动。

  《旧货流通管理办法》规定:经营旧货的个体工商业户直接到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办理特种行业登记手续后,持公安机关的批准文件,到同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登记手续,领取营业执照。旧货经营者应当对收购和受他人委托代销、寄卖的旧货进行查验。对价值超过100元的旧货应当详细记录其基本特征、来源和去向。

  此外,旧货经营者应当登记出售、寄卖及受他人委托出售、寄卖旧货的单位名称和个人的居民身份证;对委托处理旧货的单位和个人,还应当严格查验委托单位的授权委托书及委托人的居民身份证。

  ■专家支招

  三招鉴别翻新机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