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宫娱乐

相声大全网2017-08-08 02:10:48

  对于子女不尽孝道、触犯法律的劣行,固然应当依法处罚,但如何改善老人居住条件、提供社会保障救助,有关部门同样责无旁贷。

  ------------------------------------------------

  近日,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四家单位联合发出的一份通知,指出主汛期即将到来,如果赡养义务人有安全住房,但被赡养人仍居住在危旧房的,赡养义务人须在5月31日前主动将其接入安全住房生活,并尊重被赡养人的生活习惯,处理好家庭成员关系,确保老人住得安稳、生活舒心。确因老人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子女务必保证其在原居住地有安全住房、衣食无忧。否则,政法机关将自6月1日起视情节对赡养义务人进行相应处罚。(《安徽商报》5月28日)

  平心而论,这是一份不无温情的红头文件,也考虑到了当地老人安全居住的实际需求。据了解,之前,有关部门在走访中了解到,岳西县农村地区仍存在为数不少的不孝敬老人的情况,子女居住在宽敞明亮的新房内,而让自己的父母长期居住在黑、脏、乱、差等条件简陋的危旧房中。基于皖南地区即将迎来主汛期,危旧房屋容易倒塌,危及群众生命安全,让子女为父母提供住房保障,也算是未雨绸缪,在倡导孝顺老人的同时,消除了存在的安全隐患。

  从法律上审视,子女自己住新房,却让父母住危房,不止是一个孝顺与否的道德问题,更是一个法律问题。我国“宪法”明确规定,“成年子女有赡养扶助父母的义务”。“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更具体地规定:“老年人养老以居家为基础,家庭成员应当尊重、关心和照料老年人”,“赡养人应当妥善安排老年人的住房,不得强迫老年人居住或者迁居条件低劣的房屋”“老年人自有的住房,赡养人有维修的义务”。

  如果子女“能为而不为”,拒不履行法律赋予的赡养扶助义务,到了“遗弃家庭成员”的程度,就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警告”。倘若“情节恶劣”,出现老人住危房伤亡等严重后果,子女的这种不孝顺行为,还可能构成遗弃罪,面对的将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从这个角度看,当地联合通知所强调的“处罚”,并非是危言耸听。

  问题是,这些看似很“硬”的处罚,在现实中还很难落地。姑且不论政策适用老人的年龄大小怎么划分,危房怎么评定,纵然是子女住了安全房屋,父母还住在危房,在“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心理下,又如何判别属于“老人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如果是老人不愿搬离危房,要求子女保证其在原居住地有“安全住房、衣食无忧”,子女又是否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又是否外出打工未归?而且,翻看“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并没有关于老人住房保障不力的对应处罚条款,单是有轻微违法之处,也不一定够得上行政处罚、刑罚的门槛。当地至今尚未开出一张罚单,恐怕与上述缘由也不可割裂。

  其实,解决“子女让父母住危房”问题,光是发个通知、开张罚单还不够。说到底,老年人的权益保障不仅是家庭成员,还是全社会,特别是有关部门的法律责任。“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国家和社会应当采取措施,健全保障老年人权益的各项制度,逐步改善保障老年人生活、健康、安全以及参与社会发展的条件”,等等。

  对于子女不尽孝道、触犯法律的劣行,固然应当依法处罚,但如何改善老人居住条件、提供社会保障救助,有关部门同样责无旁贷。事实上,当地之所以发出这样一份通知,除了提醒子女应承担法律义务外,还有“结合汛期到来,以及政府部门尤为重视的扶贫攻坚工作的推动”“希望当地老人住房条件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的“意图”。既然如此,有关部门恐怕还得在发通知之外,把防汛扶贫、危房改造、爱老敬老等实际工作真正做到位。

  比利时发生恐袭事件造成四死两伤

  新华社布鲁塞尔5月29日电(记者潘革平)比利时东部城市列日29日上午发生一起袭警事件,造成包括2名警察和一名袭击者在内的4人死亡,另有2名警察受伤。比利时联邦检察院表示这是一起“恐怖袭击”。

  列日检察官迪利厄在记者会上说,当地时间29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在列日市中心日常巡逻的两名女警察遭到一名持刀男子袭击。男子抢走警察枪支并把两人打死,后在逃窜途中又打死一名路人。袭击者最终被击毙。

  迪利厄证实,此案后续调查工作已由专门负责涉恐案件的比利时联邦检察院接管。

  据当地媒体报道,袭击者名叫本杰明·埃尔曼,他28日晚从监狱请假外出。埃尔曼是因盗窃和贩毒等多项罪名被判入狱的,很可能在监狱中被极端思想洗脑。

  比利时首相米歇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向受害者及其家属表示哀悼和慰问,强调会与在前线执行艰巨任务的所有人员团结一致,共同抵抗恐怖主义威胁。

  中国驻比利时使馆领事部已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同列日警方取得联系,证实局势得到控制,没有华人在事件中受伤。使馆同时特别提醒居住在列日附近的华侨华人及留学生注意安全。

  外媒:俄罗斯外长很快将应朝鲜邀请访问朝鲜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骜】路透社5月30日援引朝中社消息称,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很快将应朝鲜外相李勇浩的邀请访问朝鲜。

  报道没有说拉夫罗夫何时会抵达朝鲜,也未提及访问原因。

  重庆女子称银行卡不离身却被人在江西转账5万余元,警方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 陈凯姿

  家住重庆市九龙坡区的陈女士称,5月20日在建设银行九龙坡区石桥铺支行ATM机上存款时发现,本来存有5万多元的卡,只剩下24.84元。银行打印的交易明细清单显示,早在5月4日,她的卡先后两次被人在江西余干县转账共计52000元。声称一直卡不离身的陈女士报警。5月29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歇台子派出所获悉,警方已立案,目前正在侦办调查。

  5万存款遭异地转走

  陈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她的银行卡是磁条卡,在中国建设银行九龙坡区杨家坪支行白鹤林分理处办理的,开卡时没有办理网银和短信提示业务,也没有绑定微信或支付宝等支付平台,一直只作银行存取款用途。5月20日,她在建行九龙坡区石桥铺支行ATM机存入700元后,打印的交易凭单显示,卡上余额为724.84元,而其上一次交易剩余金额52248.84元,也就是说,卡里的52200元不翼而飞了。

  发现问题的陈女士立即将这一情况告知银行工作人员,并在银行前台现金取款724元,随后报警。次日,她前往该支行打印了4月1日至5月21日的交易清单。

  澎湃新闻获取的这份交易明细清单显示:陈女士从4月1日至4月30日,共进行了8次正常的ATM取款及转账存款操作,在4月30日最后一次操作后,卡余额为52248.84元。而5月4日,清单上出现有三笔交易,分别是通过建行余干县支行ATM转账5万元至户主为“余柳生”的建行卡里;通过在余干县迎宾大道3号跨行自助取款2200元;以及跨行取款手续费24元。至此,卡上余额为24.84元。

  警方已立案,银行未予回应

  这一遭遇让陈女士懵了。她称,余干县地处江西上饶,自己在5月4日这天从未去过那里,也从未与那里的人有过交往。建设银行杨家坪支行白鹤林分理处工作透露,得到陈女士钱被异地转走后的投诉后,已协助她拨打紧急求助热线,且表示警方调查时会全力配合。

  针对陈女士的这一遭遇,重庆某银行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类似情况近年来多发,有可能是磁条信息被人复制,犯罪分子在异地转账、取款留有的卡号、视频监控信息等,均可成为警方破案的相关线索。

  重庆坤源横泰律所律师蒋帅说,如果因银行安全、保密系统等问题导致,客户可以直接起诉银行,而如果因客户自身不慎导致银行卡相关信息丢失或被盗,只有等待警方侦办。

  澎湃新闻从重庆市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歇台子派出所获悉,目前,警方已立案,正在调查中。

  双输的爱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杨海 

  这是她家最大的收入来源。当时她已经是3个女儿的母亲。丈夫智力低下,平时只能偶尔和婆婆一起去建筑工地做点小工,工钱甚至不够给孩子买零食。

  那次,杨美芹怀的还是个女儿。得知这一结果后,她去医院想把孩子流掉,但医生告诉她胎盘位置异常,不能流产,孩子才得以保留。

  孩子后来带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出生。杨美芹记得,这个女儿从不闹人,每天都会跟在自己身后。爷爷也喜欢这个小孙女,她每天早上都会跑到床头,小声把他叫醒。

  小女孩儿的姑姑和小姨都曾提出领养这个孩子,这在杨美芹的家乡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并不罕见,但她拒绝了。她告诉婆婆,自己疼孩子,不舍得把孩子给别人。

  她给孩子取名叫王凤雅,那时候,她还没有料到侥幸躲过流产的凤雅,最终还是没逃过另一个厄运。

  去年10月,王凤雅被发现患有双侧视网膜母细胞瘤。在往后的日子里,她逐渐失明,然后失去行走能力,最后甚至不能开口说话。

  因为无钱医治,妈妈在凤雅面前开了直播,哭着把她生病的照片发上互联网求助;闻讯而来的志愿者和爱心人士却又以这家人不理解的方式,要求把凤雅“解救”到北京治疗。

  从那以后,争吵和指责都没有远离这个家庭。杨美芹和她的家人只能继续在网络和现实的夹缝中小心翼翼向前行走,摇摇欲坠。

  我没听说有谁癌症被治好的

  发现生病前,凤雅是一个让大人省心的小孩。她不爱说话,也很少吵闹,每天都跟着3个姐姐一起玩耍。

  去年10月下旬,凤雅突然发起高烧。杨美芹带她去村诊所治疗,输了3天液也没有好转。后来到镇医院,医生发现凤雅右眼有些红肿,眼角流泪,“怀疑是衣原体感染”,要杨美芹带她去县医院找眼科检查。

  当时的接诊大夫、太康县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张凯华还记得,那天她见到凤雅时,小孩意志尚且清醒,右眼有些红肿,检查发现已经几乎失明。

  “小孩这是视网膜母细胞瘤,还是两个眼都有,你们赶快去大医院看吧。”她担心家属不明白这个名词的意思,接着解释说:“这就是癌症,要是脑转移就活不成了。”

  听到这句话,杨美芹马上在诊室哭了起来,哀求医生救救凤雅。

  张凯华拒绝了她的请求。她清楚,在自己近20年的从医生涯里,只做过不足10例这种肿瘤手术,“而且都是单眼的”。

  “她是双眼都有肿瘤,而且我当时看她的视神经已经有些肿大,考虑转移,我们医院确实没有做这种手术的医疗水平。”张凯华说。

  对杨美芹和凤雅的爷爷奶奶来说,他们清楚“癌症”意味着什么。

  在他们所处的豫东农村,一些查出癌症的老人,大部分都会放弃治疗,“不想浪费钱,也不想活受罪。”

  “村那边有人得了脑癌,后来头变得这么大。”在最近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杨美芹用手比划出一个篮球大小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最后死的时候肚子也鼓得特别大。”

  村子里有人得了癌症的消息,很快会传到所有村民耳朵里,而他们最终听到的,永远都是死亡。离杨美芹家不远的几个邻居,也相继因为癌症去世。

  “一个20多岁,一个30多岁,都是癌症,没几年就死了。”凤雅爷爷提高音量说,“发现时就晚了,我没听说有谁癌症被治好的。”

  从县医院回来第二天,爷爷和杨美芹就带着凤雅,赶到河南省综合排名第一的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称“郑大一附院”)。

  在眼科病房,医生看过片子后告诉他们,县医院的诊断无误。而且孩子情况复杂,医生还给她申请了专家会诊,“过几天听听会诊的意见,再确定治疗方案。”

  从郑州回家后,家属已经确信了凤雅“几乎不可能治好”。杨美芹想让凤雅在剩下的日子里,“能尽量活得像一个正常人,给她吃好点,穿好点。”

  可这些都需要钱。她说自己不好意思再开口向亲戚借钱,凤雅生病后,孩子的姑姑们曾被爷爷强制摊派拿钱,“加一起每人也有一两千元”,这引来了有些姑姑的抱怨。

  11月9日,杨美芹和爷爷带着凤雅去郑大一附院参加专家会诊。郑大一附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陈悦向媒体回忆,会诊时大家认为肿瘤已经在眼球内,可能向颅内转移,判断其病情处于中晚期。

  最后医生们得出结论:凤雅最好住院做进一步检查,必要时进行化疗。

  爷爷说医生们无法向他保证眼球摘除后,能不能保命,也无法保证化疗后凤雅能不能撑一年。况且,他们说自己拿不出两万元的化疗押金,更承担不起以后每月一次的化疗费用。

  “如果只是为了延长几天的生命,我不想让凤雅受那个罪。”在爷爷看来,“化疗”是件很可怕的事。“我们村里有个人,化疗前能吃能喝,化疗后头发都掉完了,没几个月就死了。”

  一直到离世,凤雅都没有接受化疗。爷爷说他在征得医生的同意后,决定带凤雅回家做“保守治疗”,给她输退烧药,营养药和降颅内压的药。

  “她想吃啥,想玩啥,不论多贵都满足她,让她开心地走完最后一程。”爷爷声音哽咽,说这是他能做到的,对待凤雅的最好方式。

  可据媒体报道,在医生陈悦看来,当时如果尽快采取措施,孩子应该能“救得活”。

  回到家后,凤雅被转移到附近村一个专门看眼病的中医诊所。爷爷说,在那里凤雅不再发烧,开始主动说话,要零食吃。

相关搜索